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南京网,025,南京新闻,南京论坛,南京房产,南京汽车,南京网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22|回复: 0

南京大学张凤阳是如何入选长江学者的?(转载)

[复制链接]

3177

主题

317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077
发表于 2019-7-21 1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教育部长江学者的主要条件是五年内代表著、获奖、重大项目、本科生授课情况以及师德表现。对照这些标准,南京大学张凤阳(2017年长江学者)可以说根本不符合标准,属于依靠权力与关系入选。

先看张凤阳代表著和获奖。张最主要学术成果是2015年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6期上的头条文章《西方民族-国家成长的历史与逻辑》。这篇文章在2016年获得江苏省第14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但是,张凤阳这篇代表著中却存在重大问题。第一是三篇引用的英文文献所提及的中文意思与原文原意不同。第一个引用的英文文献是西塞罗的《论义务》(论文第6页注释4: Cicero, On Duties, eds. M.T. Griffin and E.M. Atkin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1, pp.22-24.)。张写道:“西塞罗指出,属于同一族群,居住在同一地方,使用同一语言,当然易于形成认同,但对公民来说,这还不是爱国的充足理由,甚至不是主要理由。共和国之所以成为公民的忠诚对象,根本上是因为它承载了一种公共善。在那里,人们可以共享的不独有广场、神殿、柱廊、街区和亲朋,更重要的是优良的政制、公正的法律,以及在此基础上获致的正义、自由、尊严、荣耀和幸福” 。这里不谈其中的英文注释格式错误,原文这两页的意思是:

人有各种归属,每一种归属都要求人尽不同的义务。从最广泛人的归属,到同一种族、部落,语言的归属,再到同一城市的归属和各种经济与社会交往产生的归属。血缘关系上的归属,首先是婚姻产生的归属,再到子女,再到亲戚。人与人之间的归属是通过共同习性、共同追求和倾向建立的。共和国包括了我们所有的对父母、子女和朋友的感情。人们不能做伤害国家的事,服务于国家时可以为她献身。在这些归属中如果存在着比较或竞争的义务关系,那么父母与国家最优先,然后是子女与家庭,再后是习性相同可以共享财富的朋友。当我们尽义务时必须看他们需要什么,各种义务在不同的环境下是不同的,有些义务只能给某些人而不是另一些人,如收割果实时应尽早帮邻居而不是兄弟和同伴,在法庭上应帮兄弟而不是邻居……

张文中提到,“有共同的广场、神殿、柱廊、道路、法律和合法权利、法庭和政治选举”,这是指同一城市居民产生归属感的原因并不是共和国归属感的原因,根本没有提到“优良的政制、公正的法律,以及在此基础上获致的正义、自由、尊严、荣耀和幸福”。张凤阳添加了原文根本没有的东西,原意根本不同。

张论文的第二条英文注释(第16页注释2,Ernest Renan, “What Is a Nation?” in Homi K. Bhabha, ed., Nation and Narration, London: Routledge, 1990, p. 11.)所给的中文意思:“在国家间冲突频繁发生的情况下,至高无上的国家理由常常假借生存竞争的敌手来申述,因此,对外部他者的怨恨就往往成为凝聚内部我们的心理粘合剂;反之,在主权国家的领土范围以内,则要突出共同的荣耀、共同的传承和共同的命运,而对那些曾经发生的族群间杀戮事件选择‘遗忘’”。这一页原文的意思是:(西欧一些)国家在民族整合过程中,由于存在着民族间暴力行为,因此,后人为了民族的团结应对这种历史上这种行为采取“遗忘”态度。除了“遗忘(forget)民族间的以往暴力“忠实原意外,张凤阳又增加了原文根本没有的意思。

张论文第三条英文注释(第17页注释2:Guido Zernatto, “Nation: The History of a Word,”The Review of Politics, vol.6, no.3, 1944.)张给出的意思的是,“根据概念史学者的考证,法语中的‘人民’(peuple)—词原有一重负面含义,不仅指人数众多的底层平民大众,还意指其为无教养的、野蛮的‘破坏者’。到1 8 世纪中叶,法国的主流知识精英依旧认为,真正能够体现民族精神和表达民族利益的群体是贵族等级。”这一注释的引用更是错得离谱,极不规范,没有任何页码,让人感到整个英文文献是在张所说的内容,其实英文原文谈的是“民族”这一词的历史演化。英文原文中有一处近似与张论文中相关的内容,“Even in olden times, as shown by Latin terminology the word "populus" from which the French word "Peuple" arose, was given a derogatory, destructive meaning”。原文讲得是拉丁词“populus”而不是法语词“peuple”具有的贬义和破坏者的意思。张都没有看懂这一句中的英文语法结构。

张这一论文第二个的问题是英文和历史的无知,而且无知还无畏,无畏到否定所有重要英文词典给出的解释。张在论文第11-12页写道: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有一段精彩的评论:“资产阶级日甚一日地消灭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它使人口密集起来,使生产资料集中起来,使财产聚集在少数人的手里。 由此必然产生的结果就是政治的集中。”从近代欧洲文明进程来看,“政治的集中”最典型地体现为 “绝对君主制”(absolutist monarchy)。但在颇具权威性的中文版本里,“绝对君主制”一直被译作“专制君主制”或“专制君主国”,这给理解现代国家的成长带来了困难……。

在第11(最一段)-12页的内容中,张提出了两个否定:一是“absolutist”不能译成“专制(的)”只能是“绝对主义(的)”;二是马克思“断言代表新型生产方式的资产阶级就是现代国家建设的政治领导力量,却很有些言过其实”。这里不谈第二个否定(否定历史唯物主义),因为涉及政治问题,有人会认为这是对他政治迫害,只谈第一个否定。

欧洲中世纪后,由于罗马教皇的普遍主权丧失,欧洲出现了以单一世俗王权为特征的国家。这类国家当时为了维护生存与发展,在经济上推行重商主义,以此增强国家的物质实力。正是重商主义的政策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促成了资产阶级的壮大。壮大的资产阶级逐步不能忍受专制权力的专横与任性,要求建立新型的现代民族国家(具有现代民族民主主义精神的共和国家),法国大革命是其标志。这种欧洲单一世俗王权国家在英文用了“absolutist monarchy”。在所有重要的英文词典中(牛津、朗曼、韦氏、格灵风等),“absolutism”都与“despotism”互释,译成“专制君主国”之类应当是更贴切。虽然,英文翻译中可以由不懂欧洲历史和英文的张凤阳“自由发挥”,但也不能把“absolutist monarchy”译成“专制君主国”否定成错误的。

从上述两个方面的硬伤中,人们会发出疑问:张凤阳的英语到底怎样?了解张凤阳的人都知道,张的英文很差,根本无法阅读上述提到的较难英文论著(特别是西塞罗的《论义务》,这是专业英语出身的人都不一定能读下来的著作)。虽然张在被人举报后恶补英文,但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补起来的。这里涉及的学术不端有二:一是涉嫌伪注,二是涉嫌侵占别人劳动成果。如果不懂英文的张让别人翻译而不署他人名,就是侵占别人的劳动。这两条都违反了教育部《关于严肃处理高等学校学术不端行为的通知》中列举的学术不端行为。

其次,看张凤阳的重大项目。张2016年度获得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国话语体系建设与全球治理研究”(项目号:16JZD008),这是张入选长江学者的另一个重要资本。此前张凤阳从来没有对国际关系、全球治理进行过研究,甚至对研究生说他不懂全球治理,只是在获得这个重大项目后才写了《国际竞争格局下的中国话语体系建设:一份研究纲要》(《南京社会科学》, 2017年第6期)。很多人都奇怪,没有相关领域的知识背景,没有相关的前期研究成果,这个重大项目他是怎么得到的?

再次,看张凤阳给本科生授课。教育部要求教授给本科生至少完整地授一门课,许多没有给本科生完整授一门课的教授在申报长江学者中都被否决。张凤阳肯定在2017年7月之前的5年内没有完整地给本科生讲授一门课(政治学原理是他唯一给本科生所上的一门课),都是与其他教师合上的。如果在他的申请材料中写有完整的授课就是作假。

最后,再看张凤阳的师德。张凤阳可以说是没有得到追究的违法者。1998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中,张凤阳单独负责一门南大自己命题考试课目的出题。然而,在招生考试中,发现一位考生抄袭写有试题及答案的纸条。试题与答案如何让这位考生事先知道,张凤阳有重大嫌疑。但当时南大根本就没有追究张的责任,反而升官。2004年张凤阳非法截留一位教授的书稿(校样)。这位教授后来从邮政部门倒查,最后冲进张的办公室发现了书稿。截留邮件是违法行为,南大也没有追究张的责任。早在2001年张凤阳也阻扰过一位教授的著作出版,两人间发生了打架,在南大一些人的偏袒下,单方面不公正的处分了这位教授。这位教授上访几年,直到张凤阳再次东窗事发,南大才为这位教授平反。张凤阳破坏两位教授的学术出版,都是因为他们对张的工作提出过意见(因为张袒护个别做生意且没有成果的教师,违规为其晋升职务职称和提高津贴),而事实证明这些意见都是正确的(这人后来在获得正高职称后由于没有成果被降级)。

由于张凤阳自身不正,投机取巧,必然言传身教于他的学生。2014年张凤阳的学生用假发票报销(5万额度4.8万的假发票)被有关部门审计发现。在这之前,南大财务部门由于发票不规范不让其两个学生报销。但是这两个学生竟敢在财务部门大吵大闹,财务部门不得不让其中一个报销。但就是这个学生后来被查出用假发票报销。张凤阳对这一发票具有最后签字权,事发后张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处理。

就是这样一个在学术上、师德上存在着严重问题的人,居然在长江学者申报过程中一路绿灯。当时南大相关领导都知晓张的这些问题,但没人关注。张的长江学者是他辞去院长后入选的,但这完全是权力期权的产物。南大出现梁莹这样的长江学者并不可怕,因为她没有权势,发现问题容易得到处理;出现张凤阳这样的长江学者才是可怕,因为他担任了17年的院长(系主任),在南大已经形成了一股势力,有人总是在关键时刻罩着他,学术不端、弄虚作假和违法乱纪得不到追究,反而各种政治与学术荣誉加身。这给青年教师与学生树立一个极其负面的导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南京网,025,南京新闻,南京论坛,南京房产,南京汽车,南京网友X

0511.net镇江网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

0511.net镇江网|镇江大小事,尽在镇江网! 镇江网由镇江亿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建。镇江网汇集了镇江本地新闻信息,视频专题、国内外新闻、民生资讯、社会新闻、镇江论坛等。镇江网是镇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是镇江人浏览本地新闻的首选网站。...

点击查看详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