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南京网,025,南京新闻,南京论坛,南京房产,南京汽车,南京网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680|回复: 0

熔喷布价格崩跌,曾被疯抢的设备厂迎来退货大军

[复制链接]

103

主题

103

帖子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20-6-25 19: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投资 50 万 4 天回本。" 熔喷布的暴利神话一度令无数投资者心驰神往。
然而随着口罩市场降温,熔喷布价格也逐渐走低。此前被 " 一夜暴富 "、" 蜂拥上马 " 等种种热潮遮蔽的市场乱象,渐次浮出水面。
记者获得的一份统计表显示,一共有 145 家企业或个人声称自己购入的熔喷布生产设备存在质量问题,要求退款、退货,涉及金额达 4.34 亿元。
他们大多将矛头指向了德玛克(长兴)注塑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玛克)。
" 一台模具做不出布,另一台出的布都是结晶气孔。""4 月 19 日签合同,5 月 9 日提机。不停换配件,至今不能生产。基本上每个配件都换了。目前发现配置不合理,简配太严重,无法稳定生产达到国家标准的熔喷布。" 在统计表的 " 原因和诉求 " 一栏里,大多填写着类似内容。
" 德玛克的设备根本无法稳定生产出合格熔喷布,我上千万的投资几乎都打水漂了。" 与合伙人一起从德玛克购买了 3 台产线的陈君(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 对于一些想乘市场热赚‘快钱’的采购者来说,熔喷布的价格下滑,要求提高,没有了客户,设备在手上就没有了任何价值。" 德玛克总经理葛群辉认为,但他也承认,个别机器确实存在零部件问题。
6 月 21 日," 长兴发布 " 公众号发布了一篇署名为长兴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公告,称德玛克、星宏(长兴)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宏)、鼎邦(长兴)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邦)被部分客户指出其所生产销售的熔喷布机器设备存在产品质量、虚假宣传以及偷税漏税、商业贿赂等问题,引起广泛关注。




长兴发布微信公众号截图
长兴县市场监管局、县税务局和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单位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并开展了大量工作。6 月 21 日,联合调查组正式进驻上述 3 家公司,对相关问题依法进一步调查核实。
梦碎:" 摇钱树 " 成 " 吞金窟 "
6 月 17 日中午,苏州盛泽镇,中国四大绸都之一。为了向记者展示由德玛克设备生产出的熔喷布的质量,陈君将一条已停机三个星期的产线重新开机。
他拿出检测仪器,开始检测模头的温度,数据显示左边、中间与右边的温度都不相同,这就造成同一批次布匹质量也不尽相同,即机器的稳定性不高。陈君强调,该机器的模头已经从德玛克更换三次了,效果依然不佳。
记者还注意到,在生产过程中,乱絮随之飞舞,产出的熔喷布厚度也不均匀。陈君解释,挤压机一区到五区温度波动很大,而模头温度更是经常波动达 20 度。根据产线仪表显示,机头(模头)温度 228 度,而标准温度为 245 度。
今年 4 月,陈君与两名合伙人购买了 3 台德玛克 DB800 产线,单价 196 万元,合计 588 万元。又以 5 万元 / 吨的单价购买了 80 吨金发 1500 溶脂熔喷料,合计 400 万元。简而言之,光设备和原料投资就接近千万元。
" 我们本身是想做高质量熔喷布的,否则,也不会购买价格昂贵的德玛克设备,(不然的话)二三十万就可以整一台生产线。而且我们的客户都是多年布料生意积累的,不可能砸自己的招牌。但没想到,德玛克的设备根本无法稳定生产出合格熔喷布,上千万的投资几乎都打水漂了。" 陈君表示。
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合同,该合同由其作为某厂家的代表与德玛克签订。
合同显示:" 设备质量应符合本合同规定的技术要求及合同附件条款,供方(德玛克)承诺,所提供的设备是全新的,符合供方本国的标准,符合本合同约定的条件并且保证运行正常稳定。"
4 月 12 日,双方签订合同,5 月 7 日,陈君及其合伙人收到设备,并自行组装调试,调试失败后,陈君又以 2 万元的价格请德玛克技术人员私下来盛泽调试,但产品质量依旧不稳定。
" 德玛克的说明书是微信发过来的,也没有产品合格证。设备上也没有生产日期、生产厂家。" 陈君补充道。
该工厂 5 月 17 日批次产品显示,0.3um 效率分别为 93.20%、97.52%;5 月 18 日批次产品显示,0.3um 效率分别为 88.71%、93.22% 和 96.11%。从上述数据看,工厂使用的德玛克熔喷产线,大部分质量可以达到 90 级别,少数能达到 95 级别。
上述数据由陈君的工厂自行检测,0.3um 效率即熔喷布对 0.3 微米颗粒直径的过滤效果,熔喷布是口罩的核心,熔喷布的过滤效果决定口罩的过滤效果。一般而言,将 90%、95% 和 99% 的过滤效率定位 90 级、95 级和 99 级。
陈君表示,详细的产品细节,都是在工厂与德玛克一销售人员谈的,合同中并没有保证产品必须要稳定达到 95 级别。有趣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4 月初于常州暗访熔喷布小作坊时,也曾以买家身份与该销售人员联系过,其向记者展示的数据显示,4 月 11 日熔喷布(DMK)0.3um 效率分别为 98.16%、98.02% 和 98.29%,即均能达到 95 级别。
对于德玛克产品质量,上述销售人员曾对记者表示:" 我们一个喷丝板五六十万,他一套设备五六十万,一分钱一分货,你想一想就明白了,他们是什么东西做出来的?扬中那些小厂用的全是那些设备。"
陈君对记者表示,正是因为德玛克厂区大气又漂亮,所以才相信大厂的机器。之所以气愤,还是因为德玛克的机器太贵,要是 40 多万一条产线,亏了也就亏了。接近 200 万一条产线,却像废铁一样闲置,想想心里都气得慌。
陈君称,原本希望能借助熔喷布业务,对冲疫情给原有业务带来的损失," 公司本身以做外贸为主,疫情之后订单急剧下降。考虑到手中订单交货后,未来一段时间都没有多少生意做,才想着做熔喷布赚点钱,同时员工也有活干。原本计划等 5 月初熔喷布产线建起来,忙完外贸业务的员工正好可以无缝对接。"
设备质量:好不好要看运气?
陈君的遭遇并非孤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统计表显示,来自全国 13 个省份的 145 家企业或个人要求德玛克退款退货,涉及金额达 4.34 亿元。
其中,不少人反映机器存在 " 严重质量问题 "、" 一直调试不好 "、" 将近一个月,未生产出一米合格的熔喷布 "、" 调试来了几批人配件换了六样,还是没法调出合格的产品 "、" 安装调试第二天就无法生产工作,原因是空压机坏了,换了空压机之后依旧无法正常生产。提机一个月共维修 5 次,换了模头,损坏的各种零件,至今没有产出一米合格的布 "、" 模具漏风,温度不一致,空压机加热罐控制柜不能使用,挤塑机前端温控不对,导致原件堵塞,空气压缩机气压不稳定,收料机跑偏,切割机不能分切,静电驻极效果不能达到要求 " 等种种问题。
6 月 18 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常州,当地一家口罩厂向德玛克购买了 6 台熔喷线,其中 2 台 600mm 宽幅的产线可以正常生产, 4 台 800mm 宽幅的产线则无法正常生产。
不过,记者来到工厂时,6 台机器中仅有一台 600mm 宽幅的产线正在生产,另一台 600mm 宽幅的产线因为变速器故障正处于维修调试中。
对于德玛克熔喷产线的质量,厂老板表示 " 设备质量好不好看运气 ",而 600mm 宽幅机器生产的产品,也仅有三分之二能用,并且是 90 级别的,产品质量并不高。
该厂技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气压的出口温度忽上忽下的,三区、四区的温度经常相差几十度,机头的温度相差二十多度。这才多少天,变速器就坏了两次了。"
而气压不稳定导致熔喷布厚度不均匀,以致生产出的熔喷布虽勉强能用,但达不到高要求。他同时向记者表示,800mm 宽幅则根本调不出来。这名技工指着厂家(德玛克)调机师傅在 800mm 宽幅机器调出来的熔喷布说:" 布必须要有一定的拉扯力才行,否则就无法上口罩机。现在脆成这个样子,这也叫布呀?"
他现场向记者演示了 800mm 宽幅机器出产的熔喷布检测过程。根据该工厂检测设备而出具的《过滤效率试验机测试报告》显示,32L/min 流量环境下,0.3um 过滤效率为 41.06%。
" 收货不到两个月,德玛克原厂设备已经开始生锈,这是由于设备用的钢材质量不佳。" 该技工还对记者表示。
工厂负责人称,废布都是以废品价直接处理掉,"4 万 / 吨进的原料,几百元处理掉,谁看了都难受。"
另外,无锡一厂商将出厂的熔喷布送至检测机构检测,结果产品并未达到 90 级,平均过滤效率约 75%,单项结果为 " 不合格 "。
对于设备质量问题,部分熔喷布厂商认为德玛克的机器不符合《熔喷法非织造布生产联合机》标准。根据上述标准,螺杆挤压机各区温度控制精度偏差为 ± 1 ℃,纺丝模头温度控制精度偏差为 ± 2 ℃。
记者查询工信部网站了解到,《熔喷法非织造布生产联合机》目前状态为现行有效。
乱象:排 7 天队塞红包抢购机器,合同仅一张纸
从长兴高铁站出发,到德玛克只要 5 公里约十分钟车程,一上车,听说是去德玛克,出租车司机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三、四月份常常有客人去那里,门外也每天围满了人,应该都是去买机器的,开着大卡车一车车往外拉设备。"
" 那时候大家都几乎都是几天几夜守在公司门外,等着设备生产 "。采购商董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每次配件生产出来立刻就被守在车间外的人抢着运走了,而由于排队的人太多,他也和不少人一样,通过给业务员 " 意思意思 " 塞个红包,插队拿到了一些设备配件。
" 没办法,买设备的人太多了,老老实实排队不知道要等多久,而且订单就在那里,迟一天就少生产一天。"
不过,抢回设备才是第一步,由于需要专业人士组装和调试,而德玛克的技术人员有限,按顺序排队等安装要花时间," 红包开路 " 于是又成了一时之风。" 请德玛克的人是 2 万一天,也可以请外面的人,好的师傅 5 万,10 万的也有。" 董先生告诉记者,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熬了夜,花了钱,改造了厂房,买了原料,换来的机器却没法正常生产,而由于抢来的设备没有领取说明书,设备上也没有任何合格证和生产标识。" 师傅在的时候,调试的机器偶尔还能生产符合要求的布料,一走就不行了,我们不会调试,就只好再请人,又是排队塞钱,来了又说可能要换部件又要等。"
对此,德玛克方面也承认,抢购的现象使得公司生产和销售都有一些混乱," 机器出来就抢了,说明书、质量检测报告啥都没拿,最后都是我们一户户寄送的。"
而在最疯狂的时候," 我们有业务员听说一名客户抵押了房子贷款来采购,也直接劝阻她考虑清楚风险,但那个时候客户根本听不进去。"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买家声称购买的是德玛克的设备,但合同却是跟其他公司签订的。6 月 17 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无锡,当地也有多个买家。其中,朱毅(化名)对记者讲述了购买机器的过程,以及调试机器的艰辛。
虽然朱毅表示购买的是德玛克的设备,但是其拿出的合同却是与星宏签订的。朱毅表示,销售人员是以德玛克的名义兜售设备,到了签合同的时候才发现是星宏," 当时销售告诉我,星宏是德玛克的子公司,是集团化公司,品质没有问题 "。朱毅表示,那时只关注设备早日回厂,也没有太在意到底与谁签约。
4 月 5 日,双方签订《设备购销合同》,合同规定宽幅 600mm 的 PP 熔喷机单价 120 万元,18 天内交货,以星宏企业标准为标准,并保证达到 95 以上标准。值得注意的是,120 万的销售合同,仅仅只有一张纸,设备清单、质量标准、技术服务均用一句话便说明完毕。
4 月 23 日,约定的 18 天交货时间到,朱毅到德玛克工厂所在地提货,结果直到 4 月 30 日才把设备拖走。这七天时间,朱毅几乎是整天整夜地排队,早上 8 点准时排队,一直到凌晨三四点。
所谓 " 交货 ",也并不是整套设备交付,而是一个部件、一个部件陆续交货。
在朱毅看来,与其说是排队,不如说是 " 哄抢 "," 进去之后,销售写张单子,把尾款付清,财务签字、负责人签字后,安排发货。等有零部件进了车间,就一拥而上过去抢,有机器抬不动就安排铲车铲。一车运好几件(零部件),能抢到什么就是什么。不强势的人是抢不到的,有的女士半个月都抢不到 "。
" 即使抢到设备,安装也很头疼。每个环节都需要给红包,专门发货的人、组装的技工等等。假如不给红包,技工就表示扳手没有了,需要等,一等就是一天。" 朱毅显得有些憋屈," 这么大一个工厂,怎么可能没有扳手呢?"
不过,销售人员告诉他," 你能排到就已经不错了,(大家)都在排 "。
朱毅 " 抢 " 到的设备没有产品说明书,没有贴生产厂家以及合格证,仅有裸机。" 设备没有经过厂家质检以及官方质检,属于半成品出厂。" 朱毅认为。
设备拖回工厂后,他发现设备出现质量问题:生产不出合格熔喷布,产品一拉就碎,即使做成口罩,将口罩撑开便会碎裂。
需要注意的是,朱毅于 4 月 5 日与星宏签约,而星宏 4 月 2 日才注册成立。按照朱毅的理解,星宏与德玛克是一家公司。启信宝显示,德玛克注册地址为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太湖街道发展大道 2587 号,星宏的注册地址则是发展大道 2578 号 2 号楼北。
另外,上述合同中星宏的电话号码也是鼎浩(长兴)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浩)的联系方式,而后者的大股东正是德玛克。
对于鼎浩、星宏与德玛克之间的关系,6 月 19 日,德玛克总经理葛群辉解释,从股权关系上,鼎浩公司为德玛克的子公司,与星宏并无关联。
对于另一家公司鼎邦,葛群辉表示,星宏、鼎邦均与德玛克无关联关系。" 两家企业股东,高管均不在德玛克任职,我们与他们(鼎邦、星宏)属于合作关系,有过合作协议,一方面他们为德玛克提供了部分设备技术,两家公司租用德玛克的场地作为注册场地和办公场所。另一方面,由于两家公司在生产能力和人员储备上的不足,在设备生产和销售、零部件供应上双方也有合作。"
葛群辉表示,合同履行上鼎邦、星宏销售的设备产品与德玛克不存在直接关联,但作为部分产品或者整体设备的生产商和服务提供商,德玛克对相关设备仍会承担售后责任。
纠纷:市场变化为诱因
翻看近期以来熔喷布市场的价格变化不难发现,从飙升到断崖式下滑的时间仅两个多月。
市场的变化令熔喷布设备的供需双方从疯狂生产、疯狂抢购迅速走向决裂。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从采购方来说,相当比例的个人或企业此前从事的行业与熔喷布并不相关,对于设备操控是否有门槛、合同签订是否有问题、机器生产是否合格在前期都不太关心。" 前期确实没有考虑那么多,就是冲着行情去,赶着把机器拿回来,赶紧生产交付订单赚钱。" 一名湖州的采购商对记者直言,而这也是许多目前无法生产导致亏损的采购商几乎相同的心态,从而产生的乱象也几乎如出一辙:在成百甚至数千万元的投入后,设备无法生产或者产品质量无法满足市场要求。
" 只是我们觉得既然德玛克生产了设备,投放到市场,其性能是否经得起考验,是否能够生产出相应的产品,应该是生产商基本的保证。" 上述采购商表示。
综合德玛克与下游熔喷布生厂商双方观点,矛盾的核心在于对设备质量的认定。德玛克认为官方渠道没有发布过任何熔喷布硬性指标的保证,而熔喷布厂商认定德玛克的设备存在问题,因而生产出来的产品也存在问题。
造成双方纠纷的主要原因,或许还在于市场环境的变化。德玛克提供的资料显示,2020 年 4 月初至 5 月中旬,熔喷布价格为 45 万元 -70 万元 / 吨。5 月 15 日前后,95 级熔喷布价格降至 29 万元 -35 万元 / 吨,90 级熔喷布价格降至 13 万元 -16 万元 / 吨;6 月 5 日,95 级熔喷布价格为 8 万元 -12 万元 / 吨,90 级熔喷布为 2 万元 -4 万元 / 吨。
而 6 月 18 日记者从熔喷布厂家采访了解到,95 级熔喷布价格约为 8 万 / 吨至 10 万 / 吨。很多熔喷布厂家前期担心原料价格上涨,囤积了大量原料,而溶脂 1500 原料价格买入价普遍在 4 万元 / 吨 -5 万元 / 吨。
因此,若只生产出 90 级熔喷布就根本收不回成本,必须要求机器能够稳定达到 95 级,才有一定的利润空间。而据这些熔喷布厂商透露,5 月 10 日之前,市场上对熔喷布等级要求并不高,呈现出供不应求的局面。
记者走访苏锡常多家熔喷布厂商,发现提出退款退货要求的基本都是 4 月签订合约,4 月底或 5 月初收到机器的厂商,因此产品出厂便遭遇价格暴跌。在这些厂商看来,他们进入市场时 " 生不逢时 ",前期(3 月、4 月)投入生产的厂商都赚了大钱,也不会寻求退款退货。
总而言之,在 5 月上旬熔喷布价格尚未暴跌之前,熔喷机几乎等于 " 摇钱树 ",拉回厂生产十几天甚至几天便能收回成本。等到各级别熔喷布价格暴跌,以至于大家都开始追求 95 级,以卖出更好的价格,但机器又无法满足需要。
"95 级别也有前置条件的,现在的条件很高,所以我们的大部分客户目前都处于停产状态。" 德玛克总经理葛群辉说。
德玛克:高管全体出动协商解决问题
对于众多采购商的不满和退货、退款要求,记者于 6 月 18 日、19 日多次前往德玛克公司了解情况,然而由于高管集体外出,对相关问题始终未能有详细答复。
6 月 19 日下午,德玛克总经理葛群辉从江苏常州匆匆赶回长兴,并在晚上 7 点左右,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
据他介绍,自 6 月 18 日起,包括他自己在内,德玛克旗下几乎所有高管,分成 5 个小组带队前往各地拜访客户,为的就是协调解决上述问题。
" 两天时间大概拜访了近二十家客户,暂时没什么实质效果。" 面对记者的提问,葛群辉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不少客户肯定我们的沟通态度,但对我们提出的方案——无偿替换更高级别机器或以成本价提供熔喷布并不接受。"
2020 年 3 月下旬,德玛克被批准成为防疫物资供应单位,4 月初开始生产销售熔喷机设备供应市场。
据葛群辉透露,由于 4 月份熔喷布行情的火热,设备上线后确实遭到抢购。最火爆的时候,客户都是整天整夜的在车间外面排队,设备一下生产线就赶紧抢着拉回去。" 我们一套设备有多个组件,甚至客户都等不到一起打包,而是抢到一个就拉走一个。"
然而这样火热的情况没有持续多久,4 月 25 日,为了规避风险,德玛克决定开始对订单进行严格限制,不再承接五台以下的订单。
记者从公司层面了解到,截至目前,德玛克共与 268 户公司 / 个人签署了相关设备 / 生产线的购销合同,销售熔喷布设备 / 生产线共 900 余套。除此之外,葛群辉告诉记者,已销售的设备合同金额大约在 16 亿元左右,客户提货 800 余套,尚有 100 余套没有收款提货,实收销售金额大约 13 亿元,毛利率在 50%,另外公司库存 200 余套,这批库存目前来看基本将做折旧处理。
短短一个多月,生产销售熔喷布设备就达近千套,对于 " 半路出家 " 的德玛克来说,带来可观利益的同时,产生的风险也不可谓不大。
" 我们不规避自己的问题,一是相对来说没有科学控制产量、销售量,售后力量没有及时跟上;二是个别机器确实存在零部件问题。" 葛群辉对记者直言,在熔喷布价格飙升,市场行情疯涨的那段时间," 整个市场是不理性的。"
葛群辉介绍,德玛克生产的熔喷布设备以 DB600 和 DB800 型号为主,与传统的大型设备相比,此类设备生产交货周期短,一般在 30 天以内,价格相对便宜,售价在 200 万以内,技术门槛、投入需求也相对较低。但缺陷就是,生产的熔喷布质量相对不稳定,特别是市场上对生产口罩用熔喷布做出相应规范后,也对生产商的技术、原料、环境等都提出了更高的标准。
实际情况也是,对于从未从事过类似生产经营的客户来说,原材料的购买,设备的组装,调试都需要专业的人员指导,而在德玛克自身技术人员有限的情况下,塞红包、" 请外援 " 等乱象丛生,甚至即使技术人员调试后也无法达到生产要求,或者调试完不久又出了状况。
" 应当说我们的产品是特殊时期下的特殊产品,投入较早的客户,赶上了行情显然是赚钱了,但后续入场的客户,即使手握熔喷布订单,但达不到市场的要求也无法再继续生产。" 葛群辉对记者表示,从公司方面了解到的情况看,多数客户反映的熔喷布质量问题,并不一定是单纯设备的原因。
" 首先,单纯的设备性能,我们从来没有在官方渠道宣传过设备生产的熔喷布符合 N95+ 要求,单层过滤率达到 90、95、99 等具体数值,该设备用于熔喷法非织造布的生产,其中的用途之一是生产口罩用熔喷布,在当时的市场形势下是绝对可行的。"


受访者称是由德玛克发布的宣传页(采访者供图)


打有德玛克标识的熔喷布设备宣传页(受访者供图)
记者注意到,多名采购商提供的宣传资料显示,一份介绍了德玛克出售多种生产设备,其中 PP 聚丙烯熔喷布机资料并未显示生产熔喷布的各类质量标准,但另一份截图显示,挂有德玛克标识的宣传页中,第三代 KN95 熔喷布专用生产线能够日产 400-450kg。可生产 40-50g/m 的 N95 专用熔喷布,并且过滤效果达到 99%,满足 N95 口罩要求。
对于上述两份宣传资料,葛群辉对记者表示," 并未注明数据标准的 " 为德玛克公司发布,但另一份并非公司官方的材料," 我们也没有查到出处。"
葛群辉表示," 我们有信心生产的熔喷布达到一定的质量等级,比如 90 以上也能达到,但熔喷布设备能够顺利生产也是需要一定门槛的,人、机、原料、环境、操作调试缺一不可,甚至条件完全具备,产生一定的废布率也是正常现象。可以这么说,我们公司完全有能力帮助客户生产达到此前承诺的熔喷布质量要求,但市场形势的变化下,对于不少客户来说这已经没有意义。"
此外,葛群辉也直言,前期由于公司高管团队人少,跟客户沟通均安排业务员直接对接,对客户来说肯定积累了很多不满。5 月 28 日起,葛群辉第一次公开面对客户维权," 当时我直接说明,如果是德玛克客户,做好登记随时欢迎进入公司内部沟通。" 但对于邀请,鲜少有客户愿意接受。
" 从合同约定相关法律意义上来说,德玛克不存在违约的行为,对于比如虚假宣传、三无产品、收红包等等指责,我们也都一一跟客户进行解释,官方渠道没有发布过任何熔喷布硬性指标的保证,产品出厂所有程序到位有迹可循,甚至不少机器是德玛克追着客户送去说明书、质量合格证。至于塞红包问题,早在 4 月下旬我们就发布了告客户书和告员工书,言明行为违法,客户可以直接举报,我们会严惩,对员工,我们也要求坚决杜绝收红包的现象。"
" 近段时间,德玛克所有高层的压力都相当大。" 葛群辉告诉记者," 包括我自己每天处理相关事宜到凌晨 2、3 点很正常。" 德玛克希望能和客户坐下来好好谈,或者有理有据地通过法律手段合法维权。
栏目主编:张武 本文作者:每经记者、长兴发布 文字编辑:肖雅文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南京网,025,南京新闻,南京论坛,南京房产,南京汽车,南京网友X

0511.net镇江网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

0511.net镇江网|镇江大小事,尽在镇江网! 镇江网由镇江亿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建。镇江网汇集了镇江本地新闻信息,视频专题、国内外新闻、民生资讯、社会新闻、镇江论坛等。镇江网是镇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是镇江人浏览本地新闻的首选网站。...

点击查看详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友情链接